欢迎来到武汉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运营

绝世邪君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毒气反噬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1次

绝世邪君 第一千一百五十五章 毒气反噬

“你还认得人皇封魔珠?”邪魔十分怪异的望向紫玲莎:“小丫头,看来我是真的小瞧你了,能知道关于我魔族如此之多的事,你的身份恐怕不简单吧?说,你究竟是什么人?”

紫玲莎丝毫不受邪魔威胁的白了一眼,冷笑道:“你也不用吓我,我的身份你也现在不用知道,早晚有一天,你会明白的。.?`c?om”

“哦?”邪魔愣了下,当即狂野的大笑:“有意思,有意思,这么些年,这种口吻,都是我和别人说的,今日竟然被你这小黄毛丫头给反过来了?”

紫玲莎耸耸香肩。

“呵呵,行行行,那我到想要瞧瞧,你究竟是怎么个让我明白法。”邪魔被气笑了,他并未和紫玲莎真的动怒,这些年和秦石的相处下,他仿佛越来越适应与人类交谈了,最终只是别有深意的望了眼紫玲莎:“我等着。”

“会有那一天的。”紫玲莎也不客气,旋即她更多的注意力,多是凝聚在秦石身上。

随着不断聚集的灵魂之力,在秦石的九条灵脉处,已然汇聚成极强的灵魂结界,当然,灵魂之力强行压制丹田,深处灵力内部,这对寻常的符魔师来讲,也是极难做到的,毕竟灵力灵魂力是浑然不同的两种力量。

好在,秦石有神字诀辅佐,才勉强的能做到这一步。

在灵魂结界当中,秦石元神具象,他控制着周遭空间,将那魔夜罗兰的本体团团围剿。

当然,魔夜罗兰的本体自然也不会束手就擒,它察觉到秦石的意图,变的更加狂躁,紫色的毒气如龙息一般,不断冲那结界撞击,试图想要破开一条逃生之路。

“哼,小东西,失去了保护壳,你还想要逃跑?”秦石冷笑一声,手中猛的一攥,在灵魂结界壁上,猛然形成数十道硕大漩涡。

漩涡狂转,引动灵潮,顿时就见秦石丹田之中,半壁的灵力汇聚在高空中不断缠绕,像是交错的夜空星图一般。`

而星图之上,惊人的是隐约间,有一条条的黑色锁链,那些锁链不断的挥舞,如降龙摆尾。

这些锁链,矛头全部是那魔夜罗兰的本体毒气。

砰!

一声巨响,当即在结界中泛起骇浪,那魔夜罗兰的毒气被多条锁链给击穿,在急迫之下,魔夜罗兰溃散成上百道的分支。

而正当魔夜罗兰分散,一条一条锁链像是蓄势待一般,猛的扑了上去,将一团团毒气缠绕起来。

这毒气,本应是无形之物,虚无缥缈的东西,不过,意外的是,一旦当毒气被这些锁链锁住,全部都无法挣扎,被牢牢的缠绕起来。

眨眼间,一大半的毒气就被锁链控制,秦石露出满意的笑容。

“收!”

秦石喝声,连续捏合手印,当下在控制住毒气的锁链上,形成一道道像是吸盘一样的东西,中间有一个巨大漩涡,一旦有毒气被吸入这漩涡当中,就能看见那本来紫到黑的毒气团,在肉眼可见的度被净化掉,一点一点转化成极为纯粹的灵力。

更震撼的是,那灵力浓度惊人,当顺着锁链流淌进丹田之中时,连秦石都是忍不住的轻颤一下,他元神都变的明亮起来。

而这些纯粹灵力抵达丹田时,变为一滴滴粘稠的液体,滴落在秦石的丹田宫阙之上,一瞬其持仓是几乎是直线上升的间那种全身通常,充满力量的舒适感,从秦石骨子里透出,让他不禁轻轻的**声。

“好可怕的力量!”

十分之一的毒气被吸收,秦石眼神闪烁起惊叹,他丹田中直接喷射出紫色闪电,那闪电是冲冠头顶的,一声清脆碎裂,下一霎,他丹田中第四座宫阙,直接爆射出精光了,这无疑是达到了宫阙巅峰,也就是天巅境。?.?`

“四天之巅?”秦石咂了咂舌,这种凡的修炼度,是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的。

“看来这东西,若是运用得当,真的是个宝啊?”秦石迷离的眯起眼。

光是十分之一,就让他突破一层,他想如果要是将这些毒气全部吸收,他很可能会达到九天之巅,甚至是域境也有可能。

“这魔夜罗兰,不愧是出自于域境圆满之力的魔族之手,现在来看,是福是祸,真的说不准呢。”

秦石兴奋的一笑,再次对剩余的毒气进行净化吸收。

越来越多的毒气被吞噬,魔夜罗兰的本体也就越慌张了,它终于意识到危机,它本身出自于域境圆满的魔族之手,更是汇聚了那尊巨魔的全力,所以早有神智形成,也是因此,他之前才会小瞧秦石,最初,它是以为,以它的程度,是完全能够掌控秦石的。

然而,现在才回过神来,看起来好像有些来不及了。

秦石不断调转锁链,这些锁链的源头是出自他丹田下全县3187名机关在职党员到居住地社区报到方,那一直沉寂的人皇定魔珠中。

他清楚,想要抵御魔力,这世上怕是不会再有比人皇定魔珠更加奏效的了。

上百条锁链交错,如焚天鼎炉,不断炼化。

眨眼间,半柱香过去,又有十分之一的毒气在锁链中被融化,然而,这种度却让秦石皱起眉来。

要知道,当初人皇定魔珠在他体内镇压邪魔之血时,也不过用了半个时辰。

“这魔夜罗兰确实不凡,竟然能够抵御人皇定魔珠如此之久。”

他心中想道,手头上却不曾有半点缓慢,再次加快了对人皇定魔珠的提取,不知过了多久,最终锁链甚至从百条,转化成上千条之多。

“这一次,我看你还能躲到哪里去。”

整个结界中,几乎是遍布锁链了。

长久炼化之中,越来越多的毒气被吸入丹田,秦石第五座宫阙此时都变的通体晶莹,秦石想要不了多久,他应该就能达到五天巅境了。

然而,正当他因此而窃喜时,结界之中突然出现异样,令他眉头猛的紧锁,本来已经被逼上绝路的魔夜罗兰毒气,竟在这时快的汇聚成一团,停落在结界的正中央处。

秦石微微不解,不光是他,连邪魔和紫玲莎看见后也都是摇头道:“不对啊,难道这魔夜罗兰,是准备放弃抵抗了吗?”

“它这么做,无疑是等着被秦石的锁链给包剿净化,这样就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不可能,魔族心性狡猾,不到最后一刻,这魔夜罗兰是决不可能放弃的,这魔夜罗兰定是有些其他打算。”紫玲莎道。

邪魔从旁边吹胡子瞪眼道:“小丫头,你骂人,能不能不骂的这么广?别把我也捎带上行不行?”

紫玲莎瞥了一眼:“我又没有说错。”

旋即,任由邪魔叫吼,她也干脆不去理会。

邪魔被气的直跺脚,却也奈何不了紫玲莎,他也明白,紫玲莎和秦石的关系,最后只好瞪了瞪眼,但突然,此时结界当中,数以千计的锁链正全部转动,瞄准中央的魔夜罗兰毒气,他魔眼之中都闪过到惊色:“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事关秦石的安危,紫玲莎也顾不上先前的不愉快,急忙问道。

邪魔眯起眼,声音微微有些胆寒:“如今,这魔夜罗兰失去保护,是不可能抵抗住你我加秦石三股力量的,而它又身处在秦石的体内,你说,在秦石体内,哪里是连秦石自己也不敢轻坚持立法和执法综合管理并重。着力维护消费者合法权益易触碰,能成为它容身之所的地方?”

“秦石自己也不敢触碰?”

紫玲莎微微蹙眉,开始还有些想不通,秦石体内,他怎么可能会有不敢触碰的地方?无论是丹田或是识海,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才对啊。

而想到这,丹田两字刚刚浮出,她的玉面便闪过惊人之色:“不对,难道你是说那里?”

邪魔也是悻悻的点头:“除了那里,我想不出第二个地方。”

下意识,紫玲莎的玉面朝下瞄去,落在那人皇定魔珠上。

“你是说,这魔夜罗兰,想要寄生在人皇定魔珠当中?这,这不太可能吧?人皇定魔珠天生对魔族有着极强压力C团气象分队配属D旅作战,它这样做无疑是自投罗啊。”

“理论讲是这样没错。”邪魔眯起眼,无奈的长叹:“不过,刚刚我就现,这人皇定魔珠的威力大不如从前,要是我没猜错,人皇定魔珠如今镇压我的魔血,一定是受到我魔血的牵制,所以,才会迟迟没有将这魔夜罗兰完全净化,这魔夜罗兰应该也是抓住了这一点!”

“有这种事?”紫玲莎贝齿咬唇,旋即她猛的娇喝:“石头,小心,这魔夜罗兰,要躲到人皇定魔珠中!”

“嗯?”

秦石闻言先是一愣,跟着不禁皱起眉来,对这种事,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嗡!”

而这时,他黑眸一寒,在数千道锁链落下之际,那魔夜罗兰的毒气团也跟着动了,这团毒气不躲不闪,竟是迎着锁链上的吸盘冲去。

最惊人的是,在临近吸盘时,在那团毒气的外围,竟是形成层层的保护罩,当和吸盘撞击一团时,这图毒气依仗着那团保护,全的冲入进吸盘之中,顺着秦石的灵脉,一直延伸而下,直入人皇定魔珠。

兰州前列腺炎治疗哪家好
呼和浩特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廊坊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多少钱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