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汉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数码

离家不远营养

2021.01.16 来源: 浏览:0次

离家不远,关于罗小林的决心的介绍

离家不远。

几天前从家返津,早晨六点二十的航班,五点多便爬了起来,抓起头天晚上收拾好的书包就走出了家门。坐在车上昏昏沉沉的,眼皮一直在打架。意识模糊的看着车子驶上了机场高速,两个大大的红字---汉城在身后愈行愈远,最终转过一个弯,便完全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车子在高速路上默默前行,身旁偶有的车辆,两侧的高厦,远处的霓虹灯,倏然间头脑清醒了许多,这是这座城刚睡醒的模样,就像我似的,这才朦朦胧胧睁开了双眼。

从小到可以暂时放上一段时间大,一点点长大,离家也越来越远,家的概念也越来越模糊。

小时候,家是门口那条街上的那一幢房子,走路上学,放学回家,天天的日子没有离开过半步;初高中的时候,家是城北边的那片黄土地,在城南读书的六年,家里有我念过的幼儿园,有我读过的小学,有我的七大姑八大姨;再往后,在津上了大学,家变成了兵马俑,变成了钟鼓楼,变成了城门城墙,凉皮肉夹馍,变成了这座名叫西安的城。

转过鸟语花香,转过银白扑地,这座城伴着我走过了二十四载,从呱呱坠地到展翅翱翔,从一个七斤八两的大胖小子到胡子拉碴的青年大叔,我与这座城共成长,同变化。

记得小时候, 最喜欢吃的要数油泼辣子夹馍了。原来小学放学早,下午四点半就下课了,爸爸妈妈还没下班,于是我只要是饿了,就会到厨房里拿半块馒头,夹着油泼辣子吃。就这么一罐辣子,我能吃完一整个馒头,可是因为晚些还要吃饭,所以每次都只吃半个,垫吧垫吧。上小学的时候,我觉得这油泼辣子夹馍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了。直到现在,我还是特别喜欢怎么吃。有次回津,妈妈还专门给我带了一瓶油泼辣子,那味道真是好极了。不过啊,我也有好几年没怎么吃过油泼辣子了,母亲说没营养,假期好不容易回去一次,要做点好东西吃,烧排骨 ,炖鱼,煲汤,种类丰富,样样都是色香味俱全。可每一次做这一桌饭菜,实为不易,要是在夏天,则更是受罪。厨房没有空调 ,每次都热得大汗淋漓。我一直觉得世界上最麻烦的事就是做饭了,先要买食材,择菜,准备作料,有时还得预先腌制,哪一道工序不是即复杂又精细。再后来,这些东西也都吃腻了,所以回去以后,干脆就说 :“妈你也别做饭了,大热天的,也吃不了个啥,不如咱们出去吃吧。”母亲说好,于是我们一家三口便去下馆子。走在街上,各种饭店令人眼花缭乱,粤菜,川菜,湘菜,火锅,海鲜不一而足,大众的,小众的,平价的,高档的,总能满足你的需求。而且饭店里面也都是熙熙攘攘,有时候还会碰到熟人。

老百姓的日子一点点富裕起来了,当满足了肚子的问题之后,便是房子了。

我从小就跟奶奶住,家里有两间屋子,我跟奶奶住一间,叫大屋,爸爸妈妈住一间,叫小屋。 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父亲原来总喜欢没事趴着窗户向楼下望,我们住三层,父亲看着楼下过往的行人中,要是有认识的,总会喊住说几句话。那个时候爸爸妈妈都是厂里的职工,那是个大厂,好几万人的大国企,街坊领居的都认识。天热时大家也以“包山拾菌”为突破口总喜欢在楼下街道旁纳凉,拎几把凳子,拿几把扇子,往路旁一坐,有时甚至直接就坐在马路牙子上,扑棱扑棱的扇,路过的熟人只要没有急事都会坐下来聊两句。我最常听到的就是这么几句话了:“诶,听说那个谁谁谁又怎么怎么了?”“你说的是谁啊 ,我不认识啊。”“哎呀,怎么会不知道呢,就是那个谁他姐夫家的。”“哦哦,是她啊,我知道据市民刘先生透露了, 她咋了?”。。。

而我呢,每天最期待的事儿,就是和楼下或是对面楼的小朋友了,弹弹球,躲猫猫。

后来高二的时候,搬家了,搬进了高层,我家在七层,三室一厅的大房子。这是我第一次拥有自己的屋子,特别的高兴,简直做梦都能笑醒。虽然那个时候住在学校里,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当时房子还没装修好的时候,我就总喜欢往新房跑,买家具的时候,就想着要有个大大的书柜,一张大大的床。

可是啊,地方是宽敞了,有了大客厅,有了壁挂电视,父亲却再也没有了趴窗户的习惯,我也没有了当年的小伙伴,可能也是由于学习压力大吧,我本身也没有许多时间玩耍了。等真正搬进了新房,才发现其实并没有很多机会睡在我那张大大的床上。

如今呢,当我再回家的时候,厂里的那一片小楼房再也不见了,都变成了入天穹的高层楼房。市政府迁过来之后,变化更是迅速。一幢幢楼房拔地而起,一座座小区连绵不绝,一个个花园坐落其中。泥泞的小路变成了康庄大道,一排排门面店变成了大型商场。这变化之快,之大,简直让人惊愕不已。有时候身在其中,我竟会不认得家的方向。

是啊,家在哪呢?现在这地方早已没有了当年的模样,不过说起来让我感触最深的,还得是交通,确切的说应该是人们的出行方式。初中的时候,每星期都要挤公交车,由北向南,从城中穿肠而过,这一坐,就是六年的光景,到现在506路公交车的每一站我都倒背如流。每逢节假日的时候,拿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衣服,作业,远远的看着车来了,车门一开,人群鱼贯而入,有西装革履拿着公文包的上班族,有四五十岁两鬓略显斑白的中年大叔,还有年龄更大一些,行动稍显不便的爷爷奶奶,当然,也有像我这种背着个书包,满脸稚气的学生娃。人们一个个像沙丁鱼似的左推又搡,我站在车本不用扶,身旁全是人,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看好自己的东西以免被那三只手顺了去。历经近三个小时的鏖战,我站在家门前的时候早已是饥肠辘辘,花去了半条命的气力。不过当我吃上母亲做的饭菜的时候,就感觉什么都值了!

那个时候的日子啊,苦是苦,可是知足,过得踏实。现在呢 ,家里有了汽车,去哪都方便极了,而且城里也已经通行了三趟地铁,还有五条线路正在规划当中。再想去哪从地下分分钟便可穿城而过。最近这几年才火起来的共享单车,在城中也是随处可见。

我的求学之路一点点向前延伸,脚下的路程也越走越远,从依靠双腿到坐公交车,后来是火车高铁,现在为了节省时间总是搭乘飞机。

全是她暑假里给小孩补课挣来的。

是啊,一切都在变化着,越变,离家越远啊。坐在机场候机的时候,我不禁想,算算我在天津也呆了有六年了,这儿也算是我的第二个家了吧。慢慢的,从“去天津”变成了“回天津 ”这里面的变化,只有经历过才明白。所以啊,我现在怀着这种随遇而安的心情,在津城中穿梭。往后也不知道工作会找到哪儿,是否还会有第三个家。那这么说来,只要心里有家,走到哪都是家,我这颗漂泊的心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安定下来。借用东坡先生在《记承天寺夜游》中所写,我谓:何夜无月,何处无家,但少游子如吾一人者耳。

昆明治疗不孕不育的医院
呼和浩特白癜风治疗医院
白城治疗牛皮癣费用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