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武汉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电商

九星战尊第章人为财死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九星战尊 第134章 人为财死

灵药自然是要栽种着才能保持最佳的入药活力,至于尸气,那暂时无需考虑那么多,因为就算在这里,恐怕那些尸气也都差不多消耗一空了,所以种在九星空间当中也是一样的。

不多时,幽灵花被林战收集一空,可谓是收获满满。

目前林战也还没有开始炼丹之类的,但是只要是叫得上名字的好东西,不管有用没用,第一个想法就是先摸到空间里,这才会断绝自己一直去想的念头。

当初宿舍里约会最厉害的同学老二,曾经Robert Miller 仍保留其持有的38.75%股权。DFS 的 销售以香水及化妆品;以配件为主的时尚产品;珠宝和钟表;葡萄酒、烈酒和烟草说过一句他一直自引以为经典的话:“宝物抑或是美女,或得之,或毁之,如此,便不用牵肠挂肚,十足想念。”

意思就是一件美好的东西,或者人,往往令人牵肠挂肚,无限念想,而断绝这种念想的办法有两种,一种是拥有,拥有不了的就破坏掉。

当时林战还深以为耻,现在置身于修真世界当中,每一份修炼资源和物质都是弥足珍贵的东西,自己能够多拥有一些,等于就多一份实力,同时也就让别人,让竞争对手减一份实力,这是关系到生命的事情。

所以,林战现在才觉得老二同学的这句话,就是真理。

白色骨塔之内,古元洲和滕盛两个刚刚醒了,不过却是被那个灯笼黑脸给吓了一大跳,俩人同时大叫:“你谁啊!究竟是什么玩意?”

三个都被骨塔的禁制所约束,不能随意动弹,能活动的仅仅是身边一丈多宽度的空间。

灯笼黑脸怪同样也被俩人的声音给吓得消散之后,又重稿源:中国广播聚到一块:“尼玛,吓死宝宝咯,这里竟然还有活人,你们也是得罪外面那个傻大黑的吗?”

古滕俩人抓耳挠腮了大半天,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黑说的傻大黑,竟然指的是林战那个家伙。

傻大黑?这个称呼其实也是很有趣的,简直太形象了。

“烈焰峰古元洲!”

“滕盛!”

“额,我,我还没有名字!”

一番交流下来,三个同病相怜的家伙竟然也能聊到了一块。

“我说黑脸兄,你既然是一个剑灵,为什么没有好好地待在你家剑里面,还能这么到处乱跑?”古元洲一脸好奇地问道。

眼前这个灯笼眼黑脸哥,别看他脖子以下的部位都没有,可人家是剑灵!

剑灵是什么东西,剑灵可是灵器级兵刃内才能孕养出来的,一旦剑灵成,这柄兵器十有**都能够玩更高一阶的神器级去发展,最后还有可能成为旷世神兵。

一旦剑灵离开了剑,那一定意味着这把剑已经不存在了。

而且,剑灵没了剑,就是一个孤魂野鬼一般的存在,无根之水,早晚都是要干涸蒸发一空的。

难怪这黑脸哥,看起来如此憔悴和神情萧索。

“唉,往事不堪回首的,当初我跟随主人征战天下,无人莫敢不尊,莫敢不从啊,后来突然有一天,时空经历了数年光景的扭曲和压缩,这个世界爆发了最惨烈和残酷的决战,剑断了,剑主大人身陨道消,从此我便无家可归……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在考虑长生是否存在的问题,如果有长生,为什么我的剑主大人要离我而去……呜呜呜……”

“欸,我说你别哭啦,你这一哭,声音太动听咯,人死不能复生,那你为什么不再找一把剑,重新做回剑灵呢?”

另一边的滕盛捂住耳朵,一边说道。

“你这小子真是不学无术,什么时候听说过堂堂剑灵能够换一把剑来,来,来安家了?”

灯笼黑脸怪差点气爆了,那黑色的虚影鼓胀变形,如果安上胡子,再有身体的话,绝地就是脖子粗胡子翘的光辉形象。

“那你怎么没死掉呢?”滕盛不甘心,又跟了一句。

这下可是把剑灵大人给刺激地炸毛了:“滚蛋,你才死了呢,要不是剑主大人形神俱灭之前祭出了一道分身烙印,给我补充了力量,才得以脱离断剑残体苟延残喘到现在,唉,一言难尽。”黑脸剑灵轻轻地叹着气,整个脸庞也随之呈现心情低落的表情。

这个脸型变得可是挺溜的。

古元洲此刻脸上的表情也十分精彩,他笑道:“原来黑脸剑灵兄并不是这里的啊,也是被外面的那个傻大黑弄进来的吗?”

剑灵的大灯笼眼球转了转,眼皮又耷拉了下来,嘟噜道:“不然你们以为本剑灵愿意待在这黑不隆冬的鬼地方啊!那个傻大黑,等我出去之后一定****!”

咻咻,两道光影迸闪,古元洲和滕盛俩人消失在这里。

“靠,竟然都走了,这下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嘿嘿,那我就来研究一下这个塔内结构和阵法吧,傻大黑一定以为本剑灵没有办法离开这里,若是真这样想,就大错特错咯,咔咔咔!”

在狭小黑暗的空间里,灯笼眼黑脸开始了新一轮的上蹿下跳然而。

在白色骨塔的外面,古元洲和滕盛俩人,此刻正跌坐在林战身前的地面上。

一时之间,俩人还未来得及调整体内的灵力,刚从塔里出来,还有一小段时间的不应期,当然,林战若是真要对付这两个,塔内就可以,无需放出来之后再动手。

出来的时候,俩人是第一时间寻找那四处幽灵花的身影,不过已然全部不见,便是对林战更加不善了几分。

“林战,你果然将幽灵花独吞了!”

古滕两个脸色古怪,似乎还带着一点恨意,认为林战剥夺了他们取宝的权利。

噗!

林战丢出来一株在生长过程移动应用的越来越丰富当中已经夭折的幽灵花,摔在他们面前。

“我说幽灵花有无解之毒,一触必死,结果你们不相信,现在,就尽管试试好了!”

这下轮到古元洲和滕盛两个面面相觑,想试一试,又有点觉得林战说的是真的,在那犹豫纠结,一脸憋屎的痛苦。

古元洲先行动了,将自己身上携带的所有东西都拿了出来,各种丹丸,还有林林总总的其他。

滕盛也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也做出了同样的举动。

瞬间,俩人与冰灵花时间的地面上,就摆满了东西。

“这个不行,只能解有名之毒,这个坎贝手套也不够保险……你那边有什么防护的家伙?”

“跟你差不多,要不就这样先试一试?”

俩人在交流的时候,还偶尔用眼睛的余光瞟着林战,防止他有什么特别的举动。

林战看到俩人如此嘴脸,心中长叹:“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

西宁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成都治疗卵巢性不孕
宝宝肚子胀气不吃饭怎么办
Tags:
友情链接
武汉互联网